畢業生說 | 校園“夜歸人”

發布者:SLST發布時間:2019-06-03瀏覽次數:13

■吳錚

生命學院2015級生命科學專業本科生

來自上海,母校中學是市北中學

興趣愛好:逛博物館、電子競技

本科期間以第一作者身份在《Experimental Cell Research》發表題為《Cytoophidia respond to nutrient stress in Drosophila》的文章

目前已獲3offer

愛荷華大學,細胞和發育生物學項目:PhD全獎

明尼蘇達大學雙城分校,分子、細胞、發育生物學和遺傳學項目:PhD全獎

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細胞和分子生物學項目:PhD全獎

最終選擇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

畢業寄語

專注力改變世界。

每位學生都能在這里找到自己合適的定位

  在高中的時候我就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對未來也談不上什么規劃。我是從學校的宣講會上得知上科大的。平時不算積極分子的我,在2014年的夏天報名參加了上科大的夏令營活動。現在看來那個夏天,對我的人生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

  參加完夏令營活動后,當時我就決定要報考上科大,因為感覺與自己的興趣比較符合。我不是一個容易陷入糾結的人,學業方面的事情基本都是以興趣為驅動,一旦決定了就放手去做,不會猶豫。一旦做了某件事情,我就非常投入。也許我這種簡單而深入的思維方式,比較適合做科研吧。

  事實證明,來到上科大是非常正確的決定。如果在傳統高校,我可能會因為人際關系方面的問題感覺自己不合群,天天宅在宿舍里。但是上科大濃厚的學術氛圍和多樣化的選擇,讓這里的每位學生都能找到自己合適的定位。有時候做實驗做到深夜趕回宿舍,在路上會看見其他專業的同學,大家相視一笑,那種各自獨立又親切友好的相處模式讓我感到十分自在。

雨夜,從實驗室回宿舍的路

我和兩位室友就是交叉學科的典型寫照

  上科大非常注重科研,課程也安排得十分密集,感覺比高三還要充實。但是這種充實一點都不讓我感到壓力,而是有節奏感和秩序感。我媽對我周末經常在學校做實驗沒有回家,非但沒有怨言,還十分鼓勵。她說我變得懂事了,不像高中時代只是按部就班地學習,現在是真正地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我們寢室的三位同學分別來自三個學院,其他兩位室友是物質學院和信息學院的,大家經常交流交叉學科方面的課程。大一和大二的時候,每位同學都要修其他學院的必修課,我們生命學院要學信息導論和大學物理,而物質學院和信息學院也要學生命科學導論。

  作為生命學院的學生,大學物理是個不小的挑戰,甚至可說是這四年上過的最難的課。室友在我學習這些必修課的過程中給了我很大幫助。在學完這些必修課后最大的感受是,現在我們彼此都能看懂一點對方專業的論文。在與其他同齡人交流的過程中,我感覺上科大的課程比其他高校要學得更廣,而且上科大的同學動手能力更強,實驗課的時間占到了專業課程的很大一部分學時。

實驗室里關于“細胞蛇”的新發現

  大二下學期,我進入了上海高等研究院的綠色化學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實驗室,進行大腸桿菌發酵方面的相關研究。這是我第一次獨立的科研經歷。然而一開始就遇到了問題,我一直無法完成一個很基礎的敲除大腸桿菌某個基因的實驗。在一個月的摸索后我終于發現,導致失敗的原因是自己使用的某個試劑過期了,在更換試劑后馬上就做出來了。這個經歷給了我簡單卻重要的經驗與教訓:做科研是一項非常嚴謹的事業,任何紕漏都可能導致實驗失敗,容不得一點粗心。

  

果蠅卵巢中的細胞蛇

我在上海高等研究院的綠色化學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實驗室一直做到了2017年底,為今后的科研打下了扎實的基礎。在2018年初我加入了劉冀瓏老師的實驗室,進行果蠅中CTP合成酶組成的細胞蛇(Cytoophidia)結構的研究,一直做到現在。在研究過程中,我曾經把精力分散在好幾個方向上,劉老師建議我先把精力集中在一個方向。

  今年初,我和劉老師一起在《Experimental Cell Research》發表了題為《Cytoophidia respond to nutrient stress in Drosophila》的文章。該研究發現細胞蛇在饑餓和熱激等壓力條件下會增加長度,并且該過程可逆。有趣的是,研究還發現細胞蛇在凋亡的細胞里會更蜷曲。通過細致觀察,在顯微鏡下捕捉到細胞蛇通過被稱為“環形運河”的通道從護理細胞運送到卵母細胞中。這些發現為理解細胞蛇這一新型無膜細胞器的功能提供了新的線索。(文章詳情請點擊http://www.osmorrow.com/2019/0228/c430a39465/page.htm

  在這個過程中,劉老師和實驗室的師兄師姐給了我非常大的幫助。生命學院的儀器平臺對本科生開放,在使用共聚焦顯微鏡的過程中,李曉明老師給了我很大的幫助和支持。老師和同學們的熱情鼓勵,是我科研道路上最大的支持。每次顯微鏡下拍攝到的漂亮的實驗結果,也給自己帶來了莫大的成就感,讓我更有動力去作進一步探索。這些科研經歷也讓我申請到了理想的PhD項目。上科大的科研氛圍很濃厚,平時在食堂或者學校的便利店里,經常能聽到有人討論實驗或者課程中的問題。得益于上科大的科研條件,在生命學院,有非常多的本科生很早就進入了課題組參與科研,而且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劉冀瓏老師實驗室合影(后排右二為吳錚同學)

上科大的每個局部都是彩色的

  其實我的生活非常簡單,但并不單調。在上科大的生活,每個局部都是彩色的,哪怕我只是作為一名旁觀者,也感到興致盎然。我們寢室的三個人,雖然都很忙碌,但忙碌的感覺各不相同。信息學院的這位室友忙起來的時候,就是一直在電腦前面呆很長時間,直到把工作做完;物質學院的室友則是早出晚歸;而我在忙碌的時候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來,因為就算心里再急,實驗動物的生長總是需要一定時間,而在這過程中只能等待。

  由于有些實驗需要一次性連續做完,不能留到第二天,我經常要到深夜才從實驗室回宿舍。在平時的生活中,我比較喜歡夜晚的景色,而在平時科研的過程中,我也比較喜歡在晚上工作,相對來說比較安靜,更能集中注意力。夜里在宿舍樓活動的人很少,感覺更放松。我們對實驗的安排相對比較自由,而且實驗室離宿舍只有10分鐘步行的距離,所以在實驗室呆到很晚也不用擔心。

參觀上海自然博物館時拍攝的照片:風神翼龍

  如今科技水平發達,各方面的交流渠道非常暢通便捷,一個人想做到視野開闊并不難。但在紛繁復雜、瞬息萬變的當今世界,要成為在某個領域深耕且專注的人其實很難。當下的探索和實踐,并不能馬上看到預期的結果,甚至有時候還將面臨推翻重來的窘境。這就需要相當的定力和堅持不懈的努力,直到最終到達自己夢想的彼岸。


返回原圖
/

 

福建11选五开奖结果